如何圍繞塔特姆建立球隊進攻體系,他現在已經享有科比和詹姆斯的進攻待遇!

由籃球訊編輯整理,年僅23歲的塔特姆是這支凱爾特人最好的球員,這聽起來很美好,同時也背負著巨大的期望。儘管凱爾特人會進入季后賽,但很少人看好他們殺進本賽季的東部決賽。人們對塔特姆寄予厚望,希望他在接下來的五年穩步提高,並把凱爾特人帶到冠軍爭奪者的行列。

爭冠球隊中最優秀的得分手幾乎總有一兩個無差別進攻的手段,而他的隊友應該擴大這些優勢並彌補其缺點。卡哇伊有穩定的中距離,而多倫多用高球商、有串聯和策應能力的球員圍繞他組建球隊。勇士給了庫裡世界頂級的射手和追夢·格林來組建一支無法防守的九頭蛇。為了確定塔特姆的技術特點如何幫助凱爾特人,我們必須看一下他的優勢、劣勢以及怎樣的戰術最大化發揮了他的優勢。讓我們先從擋拆開始,這種最簡單有效的戰術體現了他作為箭頭球員的優勢和劣勢。

擋拆策略

任何圍繞塔特姆擋拆的討論都繞不開他的持球三分投籃。他的干拔三分跳投和卡哇伊的招牌中距離類似,都是各自的絕招。而三分球也是他19-20賽季迅速崛起的幕後推手,根據NBA.com的數據,他持球三分球的命中率是40%。隨著圍繞他三分球的防守佈置不斷加強,他進一步提升了自己利用掩護的能力。他持球三分球的威脅吸引了足夠的防守注意力,也讓他能夠以此拉扯對手的輪轉,並且把球分給出機會的球員。

在一月,塔特姆在一周中一場得到40分,也曾一場送出12次助攻。12次助攻的比賽是在對陣底特律時,對手竭盡所能阻止阻止他投三分。多倫多的防守策略是放塔特姆投籃,而他也轟下40分。同樣在那一周,熱火採取換防策略,而塔特姆可以一次次欺負比他慢的球員。他利用掩護的能力已經到了讓對手選擇一瓶毒藥吞下去的水準了。

對凱爾特人來說,這種進攻方式似乎是無法維持長期穩定的,持球三分球本來就一項時靈時不靈的技術。如果他手感冰涼,那每回合的得分將傷害球隊的進攻嘗試,而對手也不需要擔心這些不痛不癢的投籃。當塔特姆在去年爆發時,我就擔憂他的命中率能否維持穩定。現在,我願意相信他可能是我“持球三分焦慮症”的例外之一。儘管他的命中率從40%開始回落,但他的投籃效率一直保持到2021年。他今年場均5.2次持球三分嘗試,命中率達到35%,仍然足夠高,足以始終如一地逼迫防守者做出調整。但是,我對塔特姆的信心超出了統計數字,這種信心源於他獨特的身材優勢,使他在面對防守時的表現顯得毫不費力。

1000-363

譯:雖然塔特姆的肌肉看起來不大,但是他的背闊肌非常發達,這有利於他的上籃舒展度、空中收籃板的能力、投籃速率以及運球中合球更快。

沒錯,塔特姆是場上背闊肌最強壯的球員。他獨特的身材使他很快地進入了投籃動作。防守者通常沒有時間做出反應,除非他們賭他一定會出手投籃。

大部分擁有出色擋拆進攻手的球隊都會放大自己的這一優勢來提升球隊的進攻表現。根據NBA.com的統計數據,塔特姆場均打擋拆的數量大概是東契奇和特雷·楊的一半。原因可能是,要么凱爾特人不希望過度依賴他特姆的擋拆,要么塔特姆自己也不願意過多像前兩者一樣,執行過多的擋拆戰術。

意外吧!兩個原因都有。凱爾特人有種進攻策略,不需要塔特姆在每個進攻回合都承擔太多責任。但是,塔特姆目前是一個有缺陷的擋拆得分手。他的擋拆得分錶現普普通通,每回合僅0.90分。如果讓塔特姆扮演東契奇式的角色,他的缺陷將會被加劇放大。我提到過突破能力將定義他的擋拆進攻。當他接近籃筐時,塔特姆對防守的威脅度將大大降低。

塔特姆在禁區的命中率是63%,這對一個側翼得分手來說是合格的。然而,他只有25%的得分來自於禁區,在所有前鋒中排在42位,我將此歸咎於他的運球穩定性問題。這一回合中,他沒有多運一次球,然後用肩膀頂住瓦倫丁,而是迅速收球草率放槍。

他缺乏穩定的終結能力進一步限制了自己對於禁區的壓力。根據Cleaning the Glass的數據,塔特姆在4-14英尺的命中率僅為37%,這是個令人擔憂的數字,但對於得分手而言,油漆區得分並非難以克服的問題。他的隊友肯巴·沃克在籃筐附近並沒有更好的終結表現,但由於他的傳球能力,肯巴的突破依然充滿威脅。塔特姆的視野在突破時常常找不到隊友,回看之前的錄像會證實這一點。

在季后賽,保護禁區的防守策略會佈置一些不常見的協防,這讓塔特姆非常不適應。他花了幾場比賽才適應了奧蘭多泡泡中邁阿密的2-3區域聯防。在兩週前對陣新奧爾良的比賽中,朗佐·鮑爾的協防干擾了塔特姆,而他也沒有看到得到三分空位的沃克。

為了防止自己在油漆區遭遇包夾,以及獲得更好的傳球視野,塔特姆一般在掩護前幾步就發動進攻直搗黃龍。一旦他找到突破節奏,他會更願意攻擊籃筐。

更長的啟動距離也讓塔特姆有更多空間閱讀比賽,觀察到協防也可以針對性傳出一些有威脅的球。

從弧頂遠端發動擋拆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他在油漆區的終結問題,但是也削弱了塔特姆的投籃威脅。他沒有利拉德的射程,也沒有很好的利用持球投籃的動能;他傾向挺直身體幹拔或者漂移後仰出手。當他急停幹拔的時候,姿態看起來有些彆扭,容易被防守者的對抗干擾。

隨著塔特姆逐漸步入巔峰期,除非他在運球、籃下終結和衝進油漆區的傳球視野有顯著提升,凱爾特人不太會過度依賴塔特姆的明星球打法作為進攻的核心手段。問題依然是凱爾特人如何佈置除了由塔特姆支配球以外的進攻回合。

空間策略

無論採取怎樣的進攻佈置,以塔特姆為核心的進攻戰術其首要目的是給他創造三分球的出手空間,或者有利於他進攻對位。最普遍的起手式是在弧頂三分線附近的借掩護手遞手傳球。這種手遞手傳球不僅為塔特姆創造了進攻空間,還讓他在觸球之前就能夠積蓄動能。

這種進攻策略需要凱爾特人最好儲備手遞手技術出眾、能夠運球、能夠拉開球場空間、能夠快速做出正確支配球決策的內線球員。如果內線不能在20尺外拉開空間,那麼手遞手傳球就不算什麼高效的進攻手段。最近Sense and Scalability播客的嘉賓,我最好的朋友Henry Ward解釋了他對於空間的理解:“手遞手傳球對球場空間施加了很多不必要的負面影響,參與擋拆的兩人只有一人獲得了進攻優勢,因此,這種進攻手段起到積極作用的可能性相對來說小得多。”以凱爾特人的情況,如果TT在20尺外設立擋拆打手遞手,那對球隊的進攻空間幾乎沒有一點正向的作用。

還有其他方法幫助塔特姆創造突破的空間,而且不需要TT或者泰斯拉出去。其中一種凱爾特人經常跑的進攻戰術是塔特姆從禁區借掩護兜出來獲得禁區出手的空間。這種戰術的目的有兩層:為塔特姆創造舒服的中距離跳投(雖然他中距離效率不高,但是空位出手還是能提升效率),或者為他接球突破禁區創造啟動空間。

這種進攻戰術經常為塔特姆創造高質量的空位出手機會,但是很難讓更多球員參與進攻。凱爾特人最好為這種戰術準備一個B計劃,當塔特姆被鎖死時,能夠有其他隊友繼續進攻。讓我們看看我最喜歡的兩個凱爾特人的進攻戰術,兩個都是早攻(early offense)戰術。

早攻策略

波士頓偶爾會打聯盟其他球隊普遍使用的“Away”戰術。如果你願意花8分鐘可以看Coach Daniel的講解視頻,可以對這個戰術有一個全盤的了解。如果你現在是在廁所休年假,感覺8分鐘的視頻會把腿蹲麻,那接下來我會簡單介紹一下“Away”戰術。

7a6aa24f5c63faddcc47dee80d9a4a31

這種戰術經常在早攻中使用(當然也不局限在早攻)。一些球隊(比如魔術)在攻陣地時遇到困難,就讓泰倫斯·羅斯執行“Away”戰術,當對手的防守產生一些小混亂。塔特姆這樣技術特點的球員非常適合執行這種戰術,與手遞手類似,他可以在跑位中積累動能,然後在防守出現鬆懈時長驅直入。

如果協防沒有及時趕到,塔特姆可以洞察這一點然後在三分線出手,畢竟他在三分線上攻擊的能力是出類拔萃的。

由於凱爾特人隊擁有多個持球攻擊型球員,能夠在塔特姆牽扯防守陣型時持球進攻,因此“Away”戰術變得更加難以防守。想像一下防守者對無球跑動的塔特姆窮追不捨,並為杰倫·布朗留下了攻擊籃筐的通道。我找不到凱爾特人執行這種戰術的視頻,但是我有種信念,綠軍應該多執行這個戰術。

另一個可以最大化塔特姆身邊球員技術特點的早攻戰術是假掩護。這個戰術裡,塔特姆設下假掩護,然後迅速往三分線撤。這種戰術經常會為持球人創造衝擊籃下的空間,傑夫·蒂格的因為對手忌憚塔特姆的三分球威脅,得到了一個簡單拋投的機會。

凱爾特人本賽季經常因為進攻停滯而受到詬病。在早攻時使用塔特姆無球跑位撕扯對手的防線,然後再執行另一種戰術,這為凱爾特人的進攻增加一些靈活性的好辦法。考慮到塔特姆不是持球進攻的瑞士軍刀,每場比賽執行多種戰術就很重要。而這麼做需要凱爾特人建立一套在幾乎每個位置上都具有進攻能力的輪換陣容。

圍繞塔特姆組建的理想陣容

正如我在談手遞手時說的,我希望凱爾特人囤積能持球、傳球和投籃的內線球員。我把這個看作是塔特姆體系的基石,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將其稱作“延伸性策應內線”。如果塔特姆在擋拆外拉或者手遞手戰術後把球回傳給這種內線,他們可以讓戰術繼續流動。目前凱爾特人陣中最接近這種類型的內線是格蘭特·威廉姆斯。然而,他的投籃時靈時不靈,而且身材會限制他作為全職中鋒的出場時間。

在沒有三分球威脅的情況下,雖然很難成為極具威脅的小球中鋒,但是也不是完全無法達到。阿德巴約不怎麼投三分球,但是仍然能夠作為空間內線影響比賽。由於他出色的傳球視野、嫻熟的運球和掩護順下的切入能力,他在肘區對防守的威脅極大。讓其他年輕球員和阿德巴約比較或許顯得有些愚蠢,但是如果不得不挑出一個具有阿德巴約那樣潛力的球員,我會說是羅伯特·威廉姆斯。

時間領主的運動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的持球能力和傳球在本賽季都在迅速成長。理想狀況下,他可以在手遞手之後順下或者假裝手遞手順勢突破,威脅對手的禁區。通過這些技術,羅伯特·威廉姆斯可以利用自己的運動能力懲罰防守或者快速出球。我對羅伯特·威廉姆斯的長期發展期待值非常高,尤其是他和塔特姆的相性,但是目前凱爾特人還沒有將他當作阿德巴約那樣的進攻中軸進行培養。

能最大限度發揮塔特姆能力的陣容也需要一個紮實的持球手。肯巴·沃克的技術特點就是理想的球員類型,他的投籃以及願意參與無球進攻的意願讓塔特姆有空間操作。同時,肯巴還可以在進攻端粘合球隊,讓塔特姆在無球中參與進攻。

我沒有看到在凱爾特人陣容中又能夠長期填補這一空缺的球員。杰倫·布朗在某些方面可能是顯而易見的陣容拼圖,儘管他的得分進步得很快,但我仍然不認為他能在進攻端為無球的塔特姆發牌。布朗的出色之處在於,當協防對塔特姆緊追不捨時,他可以站出來發動進攻。其他人可能把出色的新秀佩頓·普里查德當作是肯巴的替代者。他的得分爆發力,控球能力和投籃能力都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的傳球視野沒有太多的驚豔之處。鑑於他已經23歲了,我不確定在這個方面他還有多少的潛力可挖。

除了在中鋒和控球後衛中找到穩定的輪換之外,對於凱爾特人來說,以像布朗和斯馬特這樣具有多種進攻手段的球員輔佐塔特姆也很重要。塔特姆不會像詹姆斯那樣為隊友創造大量的空間,他將更有可能創造出一個很小的防守空隙,而他的隊友必須利用這個空隙快速投籃、突破或傳球。布朗只需要一點空間就可以切入,並且可以從任何位置彈射升空。他可能不是凱爾特人未來創造得分機會的第二選擇,但他將成為凱爾特人的第二得分手。

斯瑪特能夠及時做出正確的判斷,投籃、運球或傳球的決策能力都被嚴重低估了。他不僅減輕了半場進攻中塔特姆的負擔,而且始終能在轉換進攻中保持頭腦清醒。為了讓塔特姆進入攻擊狀態,他們需要盡可能多的把球找到出線機會的塔特姆手裡,否則比賽就會不斷輸分。

轉換進攻也是塔特姆利用自己一對一能力的好時機,他可以在防守沒有落位的時候,利用錯位打擊對手的薄弱環節。

讀者可能已經註意到,我在半場比賽中沒有談他的一對一能力。根據NBA.com的數據,本賽季塔特姆的單打得分僅為每回合0.77分。更糟糕的是,僅次於擋拆,單打是他的第二常見的進攻手段,占出手數的18.6%。一對一單打在半轉換進攻或是球隊打不開局面的時候才會使用,但數量已提升到令人擔憂的程度。

當然,這是多種原因導致的。塔特姆有成為杜蘭特那種無差別單打手的野心,但史蒂文斯似乎沒有把塔特姆調教成這種球員的本事,當然也不能全怪到史蒂文斯的頭上。塔特姆經常要帶著一幫技術尚未成熟的替補打球,而所有的進攻重擔都要他來抗。凱爾特人板凳席的年輕球員可能打著打著就淡出聯盟了。

圍繞塔特姆和布朗組建陣容的長期發展方向尚不明朗,是凱爾特人雙重時間表的不利因素。就目前而言,波士頓之前的策略主要集中在短期的奪冠窗口,而海沃德的交易特例仍然可以加強季后賽的輪換陣容。本賽季奪冠並不是本賽季的目標,但我認為最好在2024年之前有一個明確的長期願景。布朗將在那個夏天成為不受限制的自由球員,塔特姆也可以拒絕自己的球員選項,並在2025年成為一名自由球員。波士頓越早放棄短期計劃,就越能為圍繞塔特姆和布朗建立長期的爭冠陣容​​爭取時間。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