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倫-格林的快速成長讓他有機會在第二順位被選中,成為下一個科比或喬丹!

由籃球訊編輯整理,布拉德-羅茲諾夫斯基收到了任何一名高中校隊主教練都很樂於收到的消息,但他知道自己需要帶著質疑的目光看待這件事。

2016年春天,他被告知杰倫-格林將要來弗雷斯諾市的聖華金紀念高中參觀,當時,羅茲諾夫斯基擔任該校校隊主教練一職。羅茲諾夫斯基雖然聽說過這個有著罕見天賦的球員,但這類傳聞總是會被人們誇大。因此,他那時並不打算慶祝一位八年級學生的到訪,至少在他親眼看到格林之前,他不會這麼做。

羅茲諾夫斯基說道:“當時,有人告訴我,’嘿,明天有個叫杰倫-格林的學生要來學校參觀’,我答道’杰倫-格林?我好像在哪兒聽到過這個名字。’接著我點開了Youtube,觀看了他在AAU期間的一些比賽錄像,看完之後我就在想,’我必須得去趟學校,我得確保這孩子能留在這。’”

這可能也從側面反映出了美國的青少年籃球文化,像羅茲諾夫斯基這樣的校隊教練甚至會沉迷於一個還在上初中的球員在Youtube上的比賽錄像。但不管怎麼說,即使是在那時候,格林也是一個天賦異稟,無可爭辯的絕世天才。

羅茲諾夫斯基接著說道:“那時候,他即將在那個夏天開始自己的高一賽季,我曾跟別人說’這孩子肯定會進入NBA’。每個人都這麼跟我說,當時我就在想’就算你們不說,我也早就知道了’,從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這孩子會變得很特別。”

格林,這個身高1.95米的後衛,已經被視作7月30日選秀大會的前四順位球員。與此同時,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人們很清楚他的天賦能帶他走多遠,也知道他想要在更高級別的比賽里成為球星的雄心壯志。他在紀念高中打完了三個賽季,之後搬到了納帕市,在Prolific預科學校打完了自己的高四賽季,在這所籃球預科學校,他得以跟全美最頂尖的高中校隊交手。

1000-171

在那裡打完一個賽季之後,格林選擇不打大學籃球(當時他收到了孟菲斯大學,奧本大學,俄勒岡大學和南加州大學的邀請),成為NBA球員過渡項目,發展聯盟燃燒隊第一個賽季的球隊頭牌。

他曾和史蒂芬-庫裡一起訓練,勒布朗-詹姆斯曾來到場邊觀看他的AAU比賽,德維恩-韋德在看完格林的集錦之後曾評論道:“他屬於聯盟。”

現在,格林離加入NBA只有幾週時間,而火箭隊拿到了第二順位。所有人都有那麼一種感覺,即格林已經成名太久了,這一切早已不再新鮮,跟選秀大會相比,人們更期待看到他在NBA邁出下一步。

格林的朋友,他在紀念高中的前隊友凱爾-米凱利說道:“格林沒有感覺到什麼壓力,就好像他已經習慣於待在聚光燈下,也習慣於被攝像機環繞一樣。他適應了這一切,他對自己的比賽很有信心,他可以做到任何事。在高中時期,我們曾要參加一項重要賽事,那時我們還從未在大學教練和大量觀眾面前打球。看著他表現的鎮定自若,這讓我們變得更加自信。我們當時在德州參加錦標賽。(在鄧肯維爾舉辦的感恩節籃球日),有很多大學教練出現在場邊,球館裡幾乎座無虛席,那是一座巨大的碗狀球館,所有的攝像機都對準了我們。他當時跟我們說’做你們自己吧,伙計們,適應這一切,讓自己變得自信。’”

比賽開始十秒鐘後,格林高高躍起,以空中接力的方式扣進了第一球。

米凱利說道:“格林不會為任何事讓步,但在場下,他就是個普通人,他就像其他人那樣,跟我們一起四處閒逛,生活的非常悠哉。”

說到格林的理想,他希望自己能跟一群精英級同伴待在一起,這樣他才能避免產生自滿情緒。當你和盧卡-東契奇進行投籃比賽時,你很難不把自己看的很特別。(格林最後贏了)

雖然他只有19歲,年齡也只夠被稱為青年,但他感覺自己被當成明星很多年了。他在Instagram有120萬個粉絲,每當他出現在球場之外的商場里或者電影院裡時,他總能被別人認出來。然而那些時刻所帶來的新鮮感早已褪去,更重要的是,格林從未看重過這些東西,也從來沒把這些當成自己的目標。

1000-172

Prolific預科學院主教練喬伊-弗卡說道:“我們的高中賽季有40場比賽,我們經常要從一個州飛往另一個州。在這個過程中,格林一直有追隨他的粉絲和孩子,他們會試圖進入我們的投籃訓練裡。這就像是格林在成為職業球員之前就已經是職業球員了。他總是會花時間給他們簽名,跟他們合影等等,但他從來不會讓這些事影響到他。作為一個17歲的孩子,這些事多多少少會影響到你,但他總能以正確的方式看待這些事。”

格林的這份成​​熟似乎來自於一種自信,然而這種自信並沒有給他帶來自傲。他希望或者說渴望跟精英級球員待在一起,因為這能讓他認清自己。即便他很清楚他所擁有的天賦讓他有機會成為這些天才球員中的一員,但他也不會把天賦這件事看的太重。

儘管俄克拉荷馬州立大學的凱德-坎寧安被廣泛視作今年的狀元秀,大多數模擬選秀把南加州大學的埃文-莫布里排在了第二順位,但格林還是相信自己理應成為第一個被叫到名字的球員。他的這種自信更像是種實事求是,而非自傲。

格林在接受《露天看台》採訪時曾說道:“我(在發展聯盟)學到了很多東西。我早早學會瞭如何成為一名職業球員。我被安排在一個職業聯賽里打球,這改善了我在球場內外的職業習慣。我只是覺得自己應該被第一順位選中,因為我比這屆的很多球員都要更努力。這是我能給出的唯一理由。”

這並不是一個新結論,早在高中時期,格林和坎寧安曾被視作這屆新秀裡最有可能成為狀元秀的球員。甚至在格林進入發展聯盟複賽園區,打出場均17.9分,46.1%的投籃命中率之前,他就已經期待著自己能在一年之後的選秀大會上被第一順位選中。

弗卡說道:“如果他沒有被第一順位選中,那麼他肯定會告訴你他不開心。並不是說他不願意在第二,第三,第四順位被選中,但他真的相信自己是這屆選秀大會上最好的球員。這也是他最近兩三年的目標。如果他沒有被狀元簽選中,那麼錯過他的人可要小心了,他肯定會向這些人證明他們是錯的。”

格林的老媽布里-珀爾甘楠同樣不清楚儿子到底是從哪裡學到的這種自信而不自負的能力。而格林的教練把這歸功於珀爾甘楠。她曾在大學打過三年籃球,但她補充道,她並非隊裡的明星球員。格林的運動天賦很早就顯現出來了,而珀爾甘楠教會了他如何保持謙虛。

1000-173

珀爾甘楠說道:“他一直非常非常善於保持自信和自傲之間的平衡。在他的成長過程中,他一直保持謙遜。他知道自己很感謝也很幸運能有這樣的機會去從事這項運動,並且他也知道這個機會溜走的速度有多快,因為總有人在為這個機會埋頭努力。他一直在努力讓自己成為最好的自己,他一直有這樣的心態,這讓作為他老媽的我變得很輕鬆。我一直在向他灌輸,你要保持謙遜,你要對你擁有的一切和你所處在的位置心懷感激。他從未改變過這樣的觀點。”

儘管如此,格林的表現還是超出了珀爾甘楠的預料,在他14歲的時候,他曾被邀請參加美國青少年國家隊籃球訓練營,但那時他還沒有出現在選秀話題裡。

珀爾甘楠說道:“我們當時以為,他未來的籃球水平只是還不錯而已,我們曾跟他說,’獎學金,獎學金,為自己贏得一份獎學金吧。’他在球館里花費的時間越多,他就越想接受訓練,也越想參加訓練,在那之後我才意識到,他是認真的。他從來不會抱怨,我們也從來沒給他施加過壓力,我是否曾想到過他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並沒有。我相信,有很多沒有任何家庭成員在聯盟里或者體育界工作的父母,在看到孩子要進入這個圈子時都會有這樣的感觸,這就像是’哦,我的天啊,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然而其他人卻並不這麼看,弗卡和羅茲諾夫斯基說格林想要被施壓,這就像是他知道還有更高級別的對手在等著他一樣。格林的高光集錦填滿了比賽錄像,但在弗卡看來,這就是格林的比賽風格。從他堅持穿更短的短褲,再到他的從容自信,這也為我們解釋了下面這段話裡提到的格林的特質。

弗卡說道:“很明顯,當你看著他的時候,你會發現他身上有很多球星特質。然而你看不到場外的他,他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年輕人,也是一個球隊領袖。他有著非常活潑的個性,也是一個積極向上的球員,他是你做夢都想執教的球員。杰倫是一個你這輩子肯定想執教一次的球員,尤其在高中級別的比賽。這也可以從側面證明他能夠在更高級別的比賽里取得成功。”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