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蒂-巴恩斯在大量的輿論聲中加盟佛羅里達州,用天賦能力征服NBA

由籃球訊編輯整理,佛羅里達州-蒙特沃德——斯科蒂-巴恩斯打球的時間並不長。老實說,他只打了大概兩年的正規籃球比賽。他是個天才,但他也是多打了一年比賽,才發現自己是為了站上球場而戰鬥的。

一天下午,巴恩斯所在的球隊在位於佛州椰子溪的北布魯沃高中(位於勞德代爾堡的郊區)進行了一場比賽, 約翰-辛普森正在為草根球隊惠靈頓黃金狼進行球探旅途,他停下了腳步。辛普森在尋找那些迷茫的年輕人,尤其是尋找一個大個子。

當時,辛普森同巴恩斯的教練展開了對話。在辛普森表達了自己希望增添球員的意願之後,教練立刻指向了巴恩斯,那時的他已經準備升入六年級。

“教練說,’他打籃球的時間不長’,”本月的早些時候,辛普森通過電話說,“’他是個現象級的球員,但是他需要你的幫助。’我當時沒有意識到那意味著什麼。”

整場比賽,辛普森都盯著巴恩斯。他打得不多,這不要緊。他有身高,他展示了自己的努力,而且看起來似乎樂於競爭和提升。此後不久,辛普森去到巴恩斯位於西棕櫚灘的家中,拜訪了他和他的母親。

“他只是說’我想要打籃球,’”辛普森說道,“沒有猶豫,沒有說’我將要打什麼位置’。他只是想打籃球,而我只想要一個想打籃球的孩子。就是這麼簡單。然後我帶他去到我的訓練場,他很快就適應了,彷彿在隊內待過許多年。”

然而僅僅三十分鐘的訓練之後,巴恩斯就開始顯得疲憊。他抱怨說自己很餓,感到很累,於是辛普森帶他吃了些東西。教練也注意到巴恩斯的鞋不是很好,在訓練結束後他給巴恩斯買了雙新的。

接下來的周末,辛普森邀請全隊去他家中,他們用一下午的時間玩後院足球並品嚐美食。他們沒有打籃球——重點是建立紐帶。傍晚時分,他們全部坐下吃晚飯。這時,巴恩斯問辛普森自己能否留下來過夜。在得到他母親的許可之後,辛普森讓他留了下來。從一個晚上變成多個晚上,再從多個晚上變成更多晚上。最終,巴恩斯搬到了辛普森家中。

“他住在佛羅里達惠靈頓的一棟房子裡,”上個月巴恩斯坐在蒙特沃德學院籃球場附近的一個房間裡說道,“當時我的母親生活困難,為了減輕她的負擔,我就搬過去跟辛普森先生一起住。”

辛普森很快理解了那個向他介紹巴恩斯的教練當時所說的“他需要你的幫助”是什麼意思。儘管這超出了他的預期,辛普森還是回應了教練的話。巴恩斯也是,他成長為一名五星新生。在2020級的新生中,他是公認的前十,而且他在提前簽約期就和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簽約。

在西棕櫚灘長大的巴恩斯幾乎沒有過穩定的家庭環境。他家總是在搬家,社區通常很糟糕,而且他們也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待很久。他的父母總是在爭吵,巴恩斯將他的成長經歷描述為“非常艱苦”。

巴恩斯家中有四個孩子,他和他的哥哥更親近。他們一起在救世軍打球,在那里三年級的巴恩斯開始接觸這項體育運動。

c7c2c88d3b29affdd5f4f6b31a8eb622

11月的時候,巴恩斯和佛羅里達州立簽約,這讓他的母親凱瑟琳-威爾金斯感到自豪。(由約翰-辛普森提供)

巴恩斯最終參加了3A AAU巡迴賽,這讓他能夠遍歷佛羅里達州,並且造訪其他州。通過看到優秀的球員,他發現自己被激勵了,促使他自己也要達到那種水平。

“我很優秀因為我總是想要和年紀比我大的人打比賽,”巴恩斯說,“在我出生的那個地方,你打街球,然後你去往救世軍。……那幫助我更好的理解比賽,鼓勵我打更多比賽。”

巴恩斯一直很高,但是他受到了生理和運動層面的雙重挑戰。在他加盟狼隊之後他開始被打磨成一個真正的籃球運動員。他同他的隊友聯繫緊密,完善自己的性格,變得個性十足。

“整個過程中最好的地方在於,當你談論’差異’的時候,不僅僅是黑人、白人和亞洲人的區別,”辛普森說道,“那真正關乎你的內在,而不是你的外表。這些孩子——我一直把他們帶到我家里為了他們能夠認識彼此,但更重要的是我去認識他們。我學著了解他們,他們也同我更熟悉,而他們相互之間也更了解了。”

“儘管我們是一群黑人男性——隊伍中有一些白人,不過主要是黑人——但是我們非常不同,因為我們有著不同的成長經歷。”

從辛普森的教練生涯開始至今,他已經執教了四支不同的球隊。當球員們升到10年級的時候他離開了一支球隊,不過那隻是因為他得到了晉升。他和他的球員們建立了深厚的情誼,所以當這些球員的一些人被淘汰的時候,他感到很受傷。從那之後,他發誓再也不離開任何一個孩子。巴恩斯就是那些孩子之一,而且兩人很快建立了一種超越籃球的感情。

“在我們相處了一年之後,他問我,’我能叫你爸爸嗎?’”辛普森說,“我告訴他,’當然。你可以叫我’爸爸’,也可以叫我’教練’,你想叫什麼就叫什麼。’”

“然後我告訴他——同樣也告訴他的媽媽——我會永遠和他在一起,無論發生什麼。”

當他10歲的時候,巴恩斯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不同。他開始和狼隊一起參加常齡組的比賽,他們不僅僅是戰勝了許多隊伍——他們將對手打的片甲不留。他的籃球智商、籃板能力、防守能力和得分能力都遠超他的年齡。

7年級的時候,巴恩斯終於變得規律。每日三餐,偶爾早上上學前和家裡的朋友一起鍛煉。回到家後做家庭作業,打一會電子遊戲。

一天晚上,大概是凌晨兩點,辛普森聽到廚房裡鍋碗瓢盆的聲響。他和妻子趕忙下樓,發現巴恩斯在做煎餅。不過那是他們倆第一次注意到巴恩斯的身高:他已經比冰箱要高了。

當巴恩斯在比賽中扣籃時,他的肘部接近籃筐。他開始完成360度扣籃。他也有控球和傳球能力,也有必備的決策能力去突破全場緊逼。他是出色的籃板手,知道如何在低位得分和在防守端鎖住對面。

1000-502

巴恩斯(巧合的是圖片中的對手正是他未來的學校)幫助勞德代爾堡大學附中贏得了兩次佛羅里達州冠軍。(格雷戈里-帕揚/美聯社)

“當巴恩斯成為運動員,他就是如此危險,”辛普森說道,“他從’成為一個好球員’成長為’那就是斯科蒂-巴恩斯。’”

2016年,當巴恩斯還是西棕櫚灘的紐曼主教高中的新生時,大學沒多久就找到了他。中佛羅里達大學,維克森林,邁阿密是追逐他的

主要學校。而中佛羅里達大學是他的首選。

在升至高二的那個夏天,巴恩斯參加了耐克佛羅里達夏令營。第一場比賽,他就拿到了30分。接下來他搬去勞德代爾堡的動力學院附中(powerhouse University School),那年十月他收到了來自堪薩斯大學的邀請。

“我就像,’該死,’”巴恩斯說道,“……在我收到邀請之後,每個人都開始找到我。我一拿到邀請,越來越多的學校向我伸出橄欖枝,因為他們看到了我的認真。”

在巴恩斯和五星高中生弗農-凱瑞(現在在杜克大學)的帶領下,附中取得了36勝2負的站立,贏得了5A級州立冠軍。2017-18賽季,巴恩斯高二那年,他們闖入了Geico全國高中比賽的決賽圈。巴恩斯雖然在三場比賽中,場均得到21.3分和9.7個籃板,但最終的決賽中,附中以58-76的比分輸給了擁有RJ巴雷特、安德魯-內姆布哈德和菲利普-彼得魯舍夫的蒙特沃德學院。

“我們輕鬆擊敗了他們,”蒙特沃德學院的教練凱文-博伊爾回憶道,“而且我記得,比賽結束後巴恩斯握著我的手說道,’明年我們會再見的。’”

上個賽季,高三的巴恩斯場均得到14.5分,7.4個籃板和5.8個助攻,他和凱瑞帶領附中取得了27勝5負的戰績,蟬聯冠軍,並再一次闖入了決賽圈。這一次他們更接近勝利,但是蒙特沃德仍在四月的比賽中以65-57的比分擊敗了他們。

附中的教練幾米-卡爾在下一個月被解僱。卡爾在2017-18賽季結束後取代了阿德瑞安-索薩的位置,而在卡爾離職後,巴恩斯明確表示自己想要換個地方。

巴恩斯同美國隊一起參加了2019年在希臘舉辦的U19男籃世界杯,並且贏得了金牌。他的朋友之一——蒙特沃德的後衛凱德-坎寧安——也在隊中。

“我接到坎寧安的電話,他說’斯科蒂-巴恩斯想要來到蒙特沃德。’”博伊爾說,“他的繼父辛普森先生打電話給我,詢問了一些有關學校的問題。”

辛普森做了大量的調查並得出結論認為蒙特沃德是最適合巴恩斯的學校。學校對學術的關注和籃球上的成功一樣吸引人。蒙特沃德的課程像大學一樣運行,而學校的想法是能夠讓巴恩斯平滑地進入下一個階段

1000-503

在夏天的男籃U19世界杯上,為美國隊效力的巴恩斯(右)展示他的防守技巧。(以賽亞.J.唐寧/今日美國)

8月,巴恩斯宣布他前往蒙特沃德(奧蘭多以西大約35英里,西棕櫚灘西北方向約180英里),加盟球隊比賽和訓練。

“我對他的職業態度和他管理自己的方式印象深刻,”博伊爾說,“因為他在場上很激情,他打得很刻苦,對自己有些吹毛求疵。我覺得有些人完全誤解了他的強硬與殘暴。他是我執教三十年來見過的最刻苦的球員之一。”

“他的比賽方式讓他和所有人關係都很好。所有人都樂於和他一起工作。他每天都帶著良好的態度來工作。他的智商和籃球智商都很高。他真的是個聰明的孩子,有很好的籃球直覺。我對他印象非常深刻。”

蒙特沃德不經常落位打陣地戰。他們採用4外1內的站位,注重空間和移動。比起落位戰術,球員們更喜歡閱讀防守並做出反應。由於有很多充滿天賦球員,蒙特沃德能夠通過2人和3人的配合,利用基礎的回傳球和掩護創造空間。訓練的大部分時間花在技巧,團隊協作和學習1對1上。

“然後你不得不意識到’我們是如何比賽的?’”博伊爾說,“當你在底線控球時,我應該去哪?也許我在底角,我跑向你的身後接到球就能直面籃筐。也有人覺得可以讓持球人快速傳球。當你練習得夠多,你就能依靠直覺抉擇。”

由於進攻的不可預測,蒙特沃德很難被針對。好吧,就是這樣,他們的球員非常出色。坎寧安是全國第二的球員,巴恩斯也不甘落後。

巴恩斯多年以來都在練習自己的射術,狀態也在提升。不過維持穩定性仍是作為一個射手需要進步的工作。同時,他也想繼續提升自己的控球能力。今年夏天他執行了一個增重計劃,努力堆積肌肉壯實自己。現在他身長6尺8,體重210磅。

他對他的不足很誠實,這也是另一個教練非常喜歡的地方。他知道自己不能永遠像個寶寶被人照顧,所以他盡可能早地修補比賽中的漏洞。

有時,巴恩斯會在轉換中出手一些很糟糕的投籃。他需要學會後撤步,如果防守人撲得很兇,轉身利用自己的身材完成出手。他也需要提升自己籃下技巧,採用更好的腳步比如上下步來創造空間。他的左手也要多加練習。

蒙特沃德的教練和他一起工作,在訓練中幫助他提升這些技巧,也會回看比賽錄像。坎寧安(6尺6,215磅)身材更小,但是腳步、籃下、擺脫和轉身技巧更好。無論如何,儘管仍有一些地方需要成長,巴恩斯是個出色的球員。

“我會把自己描述成一個精力旺盛的小伙子。”巴恩斯說,“我很勤奮。我有很好的籃球智商。我傳球能力出色。我感覺我能做許多事情。我可以打無球也可以控球。如果我想我也能背身單打。因為我體型很大,我感覺我在場上都是錯位。又我這種體型的人又能做到我所做的事情的球員真不多。”

“我在場上是個錯位因為我能做非常多的事情。”

佛羅里達州立的助教查爾頓-楊第一次與巴恩斯接觸是在巴恩斯高三前的夏天的Adidas巡迴賽上。那年11月,巴恩斯非正式地參觀了學校,招募工作在整個2019年穩步進行。2月份,包括塞米諾爾(也即是佛羅里達州立的球隊)在內的八所學校都在他的選擇範圍之內。9月,他做了正式的參觀。他的唯一的另一次正式參觀是10月的俄亥俄州立。

1000-504

巴恩斯6尺8,但是他的職業素養、視野和籃球智商讓佛羅里達州立的教練們告訴他:他將為塞米諾爾出任控球後衛。(由蒙特沃德學院提供)

巴恩斯說當他正式訪問佛羅里達州立的時候,他很享受家一般的環境。他所看到的訓練讓他興奮不已。他和球員們共享晚餐,注意到無論種族、職位或年齡如何,他們似乎都保持著密切的聯繫。

“我愛死它了。”巴恩斯說道,“我一走進校園,就感受到他們帶來的氛圍,就像整個學校都在我的心中。”

佛羅里達州立的教練組告訴巴恩斯,儘管他身高很高,但是他們希望他能出任控球後衛。他們也表示計劃讓他出任多個位置,以利用和展示他的多面性。

教練組制定的詳細計劃讓辛普森很滿意。教練組能夠傳達他們對巴恩斯的要求,以過去的球員為例,說明他們是如何實現的。辛普森印象深刻,但是他有意地弱化自己對巴恩斯的個人情感。他會審視學院和教練組,但僅此而已。

“我和爸爸總是談論這些:我感覺我和其他孩子不一樣。”巴恩斯說,“我基本上只關心籃球和學校。我是那種不會關注很多事情的人。我會將多餘的事都沖走。”

在參觀完學校之後,巴恩斯去辛普森那裡待了幾週。因為他出色地扮演了持球人的角色,他讓佛羅里達州立刮目相看。而佛羅里達州立正在招募2020賽季的球員。決定變得很清晰。

“一天晚上,他和我進行了幾個小時的長談。”辛普森說道,“我們權衡了利弊,最終選擇了佛羅里達州立。在我的腦海中,我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整個過程中我都沒有告訴他我喜歡佛羅里達州立,直到他自己做出決定。”

“他問我,’你是怎麼想的?’而我說,’那是個不壞的選擇。’我盡力保持中立的態度,因為我知道我會影響他,而我並不想這樣。”

巴恩斯打給正在招募他的其他學校的教練們,告訴他們自己不會去的。然後,他打電話給佛羅里達州立的教練倫納德-漢密爾頓。10月14號,他宣布了自己的決定並於11月13號完成了簽約。

我很自豪的宣布,明年我將為漢密爾頓教練和他的教練組效力。我這一路走來離不開所有教練、隊長、老師和家庭成員們的幫助和塑造。謝謝你們!

——斯科蒂-巴恩斯(@SCOTTBARNES561) 10.14.2019

“我被這個孩子賣了,”博伊爾說。“每次我去到某個地方,我都會談論這個孩子。我不敢相信他每天都如此努力。他所擁有的那些熱情,會傳染給別人。我不知道佛羅里達州立還有誰,不過如果他們有另一個和巴恩斯一樣的小伙子,可能該輪到他們去贏下一切了。”

巴恩斯與佛羅里達的簽約標誌著在過去六屆新生中,他們第五次擁有了全國前十的球員。11月當巴恩斯簽約時,三星射手薩達爾-卡爾霍恩和他一同加入學校。

“兩位都是高水平的球員,集我們需要的球員類型於一身——那種可以幫助我們創建成功球隊的球隊文化的球員。”哈密爾頓在一份聲明中說道,“他們都將成為我們球隊的有力代表,無論場上還是場外。斯科蒂和薩達爾都將在我們的球隊中表現突出,我們現有的球員已經已經準備好享受與他們一起比賽了。”

辛普森搬往俄勒岡,但是多虧了現代科技,他和巴恩斯聯繫並不困難。巴恩斯和辛普森的兒子傑森是室友,傑森也會提供最新的消息。由於博伊爾建立的信任,他對蒙特沃德的教練沒有信任問題。

“我能用的最強有力的詞彙就是誠實。”辛普森說,“他們確實做了他們承諾去做的事情。這就是為什麼,今晚,我睡得很安穩。”

1000-505

巴恩斯還有一些粗糙的地方需要打磨。但是他展示了作為一個精英防守人的能力。(布萊恩-富魯哈迪/今日美國)

辛普森相信巴恩斯可以成為任何他想成為的人。巴恩斯認為自己有能力帶著榮譽從佛羅里達州立畢業。他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他知道NBA是一個明確的選擇,但他並不想談論這些。

“那是一種福報。”辛普森說,“如果發生了,那就順其自然吧。”

博伊爾的方法更直接。他說,在11月與尼克斯主席史蒂夫-米爾斯的談話中,他建議尼克斯在2021年選秀中選擇巴恩斯。他嘲笑了把巴恩斯放在第26位的模擬選秀;他認為巴恩斯至少是一個樂透秀。

在博伊爾眼中,巴恩斯是高中籃球階段最好的防守球員,哪怕是接下來兩個階段他也沒有看到這一點有所改變。博伊爾看到他輕鬆防守後衛和鋒線。巴恩斯的熱情,能量和智慧無處釋放,儘管他在進攻端有些生疏,但他還有時間成長。

“他在進攻端並不壞,但是我談論的是NBA的水平,”博伊爾說,“有點像科懷-倫納德。當倫納德進入聯盟時,他不是一個出色的進攻球員。巴恩斯的天花板可能是科懷-倫納德。如果他不能突破天花板,至少能來到大廈的頂樓。如果他不是一個真正出色的職業球員,我會感到十分震驚。”

“對我來說,他毫無疑問是一個高順位樂透秀。他打得很正確,有出色的貢獻,因為他比那些想要讓他們得分的小伙子還能做更多的事情。如此多的年輕人泯然眾人,因為當他們不能得分時他們就不會打球了。即使巴恩斯不能很好地得分,他仍然能夠延續他的職業生涯。”

巴恩斯正專注於在蒙特沃德贏下國家冠軍,並且為大學生活而興奮,但是他同樣想要進入NBA,至少效力15年。金錢和名譽將伴隨著NBA生涯的持續而來。他將享受兩者,但他計劃建立聯繫並回報他小時候受到的青睞。

“我想要回到那個社區。”巴恩斯說,“我想要開始我自己的生意。我只想在生命的每一天都進步一些。”

巴恩斯清楚地相信自己的潛能。如果不是辛普森一家,同樣的潛能也許沒法實現。他們幫助巴恩斯克服了具有挑戰性的障礙,給予他不間斷的支持和真誠的關心。“他的經歷表明,通過為別人做一些正確的事情,你可以影響一些人的人生。”博伊爾說,“那是一個完美的故事——在一些錯誤的情況中——也許我們今天要談論一些不一樣的事情了。並且它們中的一些並不是什麼好事。”

“現在你有了一個最終成長的很好的小伙子。而且因為他從那些困難中走來,他最後可能為與他有同樣遭遇的孩子們回饋更多。這貼近著他的心。他為此而活。”

巴恩斯本可以成為他成長環境的受害者。相反的,他努力克服了一切。可能通過不同的方式,但是他想像辛普森一樣去影響其他人的生活。

“他在我度過難關的整個過程中幫助了我許多。”巴恩斯談起辛普森,“他總是陪在我的身邊……”

巴恩斯停頓了一會繼續說。那一瞬間,他似乎在回想整個旅途,回想他一路上經歷的所有事情。

“我真的不想對此回憶過多。”巴恩斯說完了。

巴恩斯有許多值得興奮的地方。他所經歷的一切不能定義他,但是記憶永遠不會離他而去。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