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為什麼開始用小個內線?

由籃球訊編輯整理,1米93的籃網後衛布魯斯-布朗改打內線大獲好評是近期為數不多值得討論的新鮮事,這樣反差感極大的轉型既新奇還有些刺激,同時也能引發一些思考——為什麼近些年大家總能挖掘出一些小個內線,玩非主流操作?談到近幾年標誌性的小個內線,從遠到近無非是三人:追夢、塔克,還有今年橫空出世的布魯斯-布朗。而這三人共同的一點是,他們發跡時所在的隊伍,無不是當時的聯盟強隊。為什麼小個內線都出現在強隊?這是我們首先要討論的問題。34e2f79c222ad63428f44adc1390acf0

這個問題似乎不難回答,弱隊和強隊顯而易見的一個區別是,二者之間所追求的短期目標有顯著差異,這也造成不同的選材標準。弱隊選材的目的更偏向於養成球星,而強隊已經越過了這一階段(強隊之所以是強隊也因為他們已經擁有高水平球星)。

在這個語境下,把後衛改造成小個內線顯然不是一個能夠做到資源充分利用的行為。拿布魯斯-布朗來舉例,從前在活塞他的練級方向是PG/SG,沒有一點要打內線的跡象。因為以布朗的身高和技術條件,他朝PG/SG方向提高對球隊而言能利益最大化的行為,當時的活塞需要一名後場核心,而不是綠葉,再加上當時活塞有格里芬也有德拉蒙德,布朗在活塞改打內線的選項不存在優先級。

1000-229

所以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布朗在籃網可以打內線。籃網有歐文也有哈登,基礎輸出根本不成問題,根本不需要再繼續挖掘支配球權的”球星“,所以不需要布朗在後場添亂。

反而,籃網需要一個能打下手的內線,再結合當下追求速度和空間的籃球環境,籃網教練組無非按圖索驥,哪名球員符合最多的既定條件(機動性、射程、防守、終結能力、無球意識、高度),就用誰。所以,小快靈又強壯的布朗在一個偏好小球的環境裡改打內線是一個順理成章的行為。以及,我們可以從塔克當初在太陽與後來在猛龍火箭使用價值的全然不同看出,弱隊對於這類偏科球員的需求極其低,而強隊相反。

1000-230

其實說簡單點,這就像一種籃球世界的自然選擇過程。在弱隊和強隊打球無非是兩種不同的生存環境。

在弱隊,布朗作為小球內線的優點並不能成為競爭優勢,甚至在弱隊環境裡是無足輕重的,所以小球內線的培育也無從談起。而強隊反倒對這類偏科球員青睞有加,從而擁有小球內線“優良性狀”的布朗自然會被挑選出來。

1000-231

那麼,強隊為什麼會對小球內線青睞有加?而這裡要考慮一個大前提——強隊的局限性。要搞清楚,小球內線並不是什麼獨特的神之後手,而是資源受限下的不得已為之。在理想情況下,使用小球內線絕對不是任何球隊的首選。像約基奇、阿德巴約、唐斯這種既有身高又有技術和機動性的內線,不是更香嗎?但問題是,不是所有球隊都有幸能使用約基奇們,尤其是那些把資源都堆積到後場的球隊(而這是當下,或者說是一貫以來的普遍做法),更無法享受超級內線帶來的紅利。

1000-232

比如前些年的火箭把資源都堆積到哈登和另一名後場球星身上,內線不存在太多操作餘地(同時,在內線球員上投入得到的產出普遍不及外線,數數季后賽球隊是以外線為核心多還是內線多?就就能一目了然)。即便挖掘到卡佩拉已經是極其高收益的操作,但卡佩拉始終不能夠解決火箭最主要的矛盾,最後只得劍走偏鋒,把塔克強頂到中鋒位置。一個假設就能解釋什麼叫強隊的局限性——如果火箭當時有阿德巴約,那麼他們有必要把塔克頂到中鋒位置嗎?這個假設適用於任何強隊。也不難看出,小球內線從來就不是理想狀況下的首選,即便是追求小球的年代,完美陣容也只會是像今年全明星勒布朗隊湊出的庫裡-東契奇-詹姆斯-字母-約基奇那樣,而這顯然和小個內線沾不上邊。

1000-233

第二個問題,小個內線的層出不窮,是當代籃球的新發明嗎?

這個問題要結合上一個問題一起討論,我們已經論證了小個內線是資源有限情況下不得已而為之的新產物,但與其說是“發明”,莫不如說是技術催化產生的“進步”。小個內線不是憑空產生的新發明,前有巴克利,後有本-華萊士,而且追夢的發跡歷程就是論證這一說法(小個內線非發明而是技術進步)的最好例子。

ae862620da0bf82f10438208e5d8504d

追夢的角色並不像今天這樣特殊,他被勇士啟用的最初目的是用防守和格里芬對子,從起源討論,他其實是另一個本-華萊士。

但由於前面提到關於強隊資源受限,勇士在成長過程中也陷入同樣的情況,所以需要追夢去扮演更豐富的角色,所以他也從本-華萊士發展成今天的發牌機。同樣的,這也可以看作是一種自然選擇,由於追夢恰好具備優秀的傳球能力、視野、戰術理解力,所以勇士篩選出了追夢,而不是埃澤利。

1000-234

在現實世界的歷史演進中,新技術和新材料的結合往往會產生更新的技術。而在籃球世界裡,追夢這一獨特位置也可以看作是新技術(傳球)和新材料(小個護框內線)的重新​​組合,從而創造當代籃球語境下獨特的小球內線。布魯斯-布朗也是同理,“後衛般細膩的籃下終結手感”屬於新技術,“兼具機動性和硬度的小個內線身材”屬於新材料,再得益於籃網對小個內線的需求,從而創造出布魯斯-布朗如今獨特的籃球位置形態。從追夢和布魯斯-布朗的發跡過程能夠顯而易見地看出這是技術進步催生的新位置,而不是憑空獨創。

1000-235

綜合上面的討論,我們可以引申出第三個值得討論的問題,小個內線是當代籃球的標誌嗎?而從上述的論證也可以看出,小個內線並非當代籃球的主旋律,它得以誕生的大前提在於資源不足下球隊劍走偏鋒的補強方式。那麼,球隊資源都給了誰?普遍來說,這個年代吃資源最多的無疑是後場持球大核。人們常說小球內線是這個強調速度和空間的籃球時代的標誌性產品,實則不然,持球型大核才是與時代相伴相生的主角,小個內線只是其中的副產品。沒有持球型大核對於空間利用的需要,以及他們對球隊資源的擠占,小個內線也難以用今天獨特的方式登上歷史舞台。

1000-236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